糊一脸熊

这里是糊🐻 ,请多多关照
头像是我本命
偶尔发文
渣文笔,所以努力练习ing
最近在学习外语,愿望是学成后能够翻译自己超爱的文(望天

我去😂他简直有毒,这个造型+台词

209天,终于一队毕业了。。。
可以说是非常咸鱼了
一队的队员们从第一天或者第二天建立这个本丸时就陪着我了,入手顺序大概是鹤一萤莺石次。其实一队应该有7名队员😜,小狐丸从一队元老中途变成了打检非时的万能替补😂
7个月过去了,本丸从寥寥几把刀变成了现在热闹的大家庭。婶婶也从执着于一队到现在雨露均沾。
马上要开学了,可能和这个本丸的刀刀们一别就是大半年😭舍不得啊舍不得

什么小老虎,这是我新爹!
跪着唱征服.jpg

3725战终于拿到了😂
鹤ball果然爱我,什么刀都拿得到😊。
本来都要睡着了,瞟一眼直接吓醒😂😂😂

鹤丸送走五虎退了😊
我已经在6-1沟了3个月了,今天终于在6-1意外地通过后一口气打完了6图,现在反而有点茫😂😂😂

L'Appel du Vide 01

*扫雷*

暗堕有

OOC有

审神者的某些行为可能会引起反感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Wenn du lange in einen Abgrund blickst,blicktder Abgrund auch in dich hinein.

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,深渊也正在凝视你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尼采

“以上,就是对本次出阵的总结。“

“那么,你的意思是,有‘人’在背后指挥溯行军?”审神者看着第一部队长坚定的眼神,轻声问道。

“从他们这次针对我方每把刀剑作出的特别调整来看,应该是得到了对付丧神非常熟悉的‘人’的协助。”鹤丸国永平静地回答,虽然谨慎地选用了“应该”,但是语气却非常肯定。

"是么,“审神者严肃的表情没有维持多久,马上换上了温和的笑脸,”不管是怎么回事,鹤先去修养吧。我和狐之助商讨过后会再通知你的。“

审神者凝视着鹤丸的背影,阴影遮住了她的脸。

“是你么。”她自言自语,轻飘飘的声音被一阵风吹散,好像她并没有开过口。

 

 

“哟,回来了呀!”鹤丸朝门口冲去,一把揽住大俱利加罗的脖子,“大俱利,旅途中有没有遇到惊喜啊,不说来听听吗?”

大俱利伽罗把鹤丸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臂扯下来,“我可讲不出什么有趣的东西。”

“哦~”鹤丸扫兴地挥挥手,走向手入室。

 

 

“鹤~丸~先~生~”

鹤丸正坐在莺丸的房间里,慰问受伤队员,突然听见狐之助的呼叫。

”狐之助请不要突然这么大声叫我啊!真是吓到了吓到了。“鹤丸推开房门,慵懒地倚在门框上,无奈地看向狐之助。

“鹤丸先生,有紧急任务!”狐之助略带歉意地望着鹤丸。

鹤丸闻言,挑了挑眉毛。

"明日卯时,请率领一六人小队,前往厚樫山。监测到一处灵力异常波动,值得注意的是这种灵力不属于溯行军,也不属于检非违使,它…它更接近付丧神!“

鹤丸瞪大了双眼,怔了怔,“有点吓到了呢。”一滴冷汗顺着发梢滑落。

“另外,本次出阵只是前往该地侦察,打探对方的来路,请尽量小心!”

"嗯,交给我你就放一百个心吧!“鹤丸拍拍狐之助,匆忙走了出去。

 

 

"包丁藤四郎、药研藤四郎、今剑、后藤藤四郎、五虎退,请与我一同前往厚樫山,稍后我会向你们详细讲解任务。“鹤丸来到短刀们正在玩耍的庭院里,点了几个印象中侦察能力高的付丧神。

“鹤丸阁下认为这样妥当吗?由您一人带弟弟们前往厚樫山。”果然一期一振立即皱起了眉头,疑惑地望向鹤丸。

“嗯,你就放心吧!并不是与溯行军战斗,只是去侦察一块地方。弟弟们拥有如此令人羡慕地侦察能力,不派上用场岂不是很可惜?”鹤丸轻松地拍了拍一期一振的肩膀。

这位经常和他一同前往厚樫山战斗的同伴,正是从那里被带回来的呢。鹤丸最初从歌仙那里听说这个消息时,也着实惊讶了一把。结果更令人惊喜的是,之后他又从那里带回了很多同伴,伊达家的两位、左文字家的江雪、三条家的石切丸…每一次他把这些惊喜带回来的时候,审神者都是一副“这没什么好惊讶的”的无奈表情,可每次送行时,她明明都是满怀期待。主人还真是个不坦率的人啊,鹤丸这样想着。

 

 

“小心,鹤丸!”眼看鹤丸就要一脚踩空,药研赶紧拽住鹤丸的兜帽,拖住他。

“啊呀呀,吓到了吓到了。”鹤丸忙缩回了脚,“果然天没亮时的视力还是无法和短刀相提并论啊。”

"那么,主人所说的深潭,就是这里了吗?”五虎退来到潭边,向下望去。

”都先退后!“到底鹤丸还是一把经验丰富的刀,感觉到了未知的危险,警觉了起来。

全员戒备了一段时间之后,鹤丸好奇地向前跨了一步,“我先去看看情况。”

不知是月光被挡住了还是洞口太深,底下模糊一片。鹤丸抓了一块石头,平举手臂,然后松开五指,任它自由落体。良久,终于传来一声清脆的“噗通”。鹤丸探出脑袋,望向洞里。他看见水面上映着一个模糊的面孔,他凑近了去看,眼前的景色突然清晰:那张脸像极了他,稍微的不同就是没有反光的头发和那双赤红的眼瞳。他看见水里的“他”朝他嗤笑了一下,然后,水面上有了别的画面…

“真不中用,多少次了?还没有找到他!你是路上都看稀奇去了吗?”

“什么?又是绿色刀装!我要它有什么用?”

“我需要小判,你给我带回来了吗?”

"去吧,一定要把他带回来哦~“

“这又是谁?为什么其他本丸都找到他了,就你没有?“

“这么脆弱?还不如碎了算了,反正也没什么用。”

……

「她在给谁说话?她怎么能这么说?不,她不会这样,她不是这样的人!」

 

“鹤丸先生!”药研再一次拉住了快要坠落的鹤丸。

“你在干什么啊,怎么会是一副想要跳下去的样子?”药研仍拽着鹤丸,疑惑地问。

「对呀,我怎么会想跳下去,主人怎么会变成那样,一定是我出现幻觉了。」鹤丸再次看向洞口,那里早已恢复了原状,一潭死水反射出微弱的冷光。

“我在想,面对深渊时最直观的感悟应该就是‘千万不能掉下去‘吧。”鹤丸笑了笑,理了理衣襟。

“回去吧,我已经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头了。”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题目为法语,意为虚空的召唤。传说人站在高处向下望时会产生想要跳下去的冲动,也就是说虚空有吸引人自杀的能力。

【鹤丸中心】下篇 请...让我看见您(五虎退视角)

这是上一篇的后续,请先阅读上篇 没有人看见我吗(鹤丸视角)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“哦哦,新人来了吗?”

迷迷糊糊中我听到这么一句话,那个声音里暗含着抑制不住的兴奋。我睁开眼睛,眼前的景物渐渐清晰,然后,我看到门被打开……那个和我一样白发金眸的冲到我跟前,瞪大了眼睛打量着我,他身后跟着一位女性,她期待地望向我。

“那个,我是五虎退,并没有击退老虎,对不起……因为,老虎们很可怜啊……"

她告诉我,她是我的新主人,鹤丸先生作为当时的近侍,带我熟悉了本丸。

 

 

我见到了我的兄弟们,他们都好强大……呜,我……也想要变强。我凭着记忆走到手合场,可能大家去休息了,我在门口没有听到声响。我踏了进去,拿起一把木剑,打算先练习试试。

“哇!哈哈哈哈……吓到了吗?哎呀呀,抱歉、抱歉。”我被惊得手上一松,手里的木剑就落了下去。

“退酱想要我陪你练习吗?”他温柔地询问我。

……

好可怕……完全不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出击。

“啊啊,这样被奇袭的话也不会陷入恐惧了吧。”鹤丸先生把手里地木剑随意一抛,走过来摸了我的头。

 

 

“鹤丸先生是在准备出阵吗?”我经过他的房间时,从门口看见他刚好更换了出阵服,正在挂身上的链子。

“是呀,”他挂好链子,转了一圈,抬头看向我“衣服的话,一身白就好了,若是在战场染上红色,会变得更像鹤,不是吗?”

我忍不住想象了一下鹤丸先生沾上血色的样子,打了个寒战。

“请您尽……尽量小心!”

“哈哈哈,大展身手的时刻就要来了!”他笑着走了出去。

 

 

两天了,还没有人影。我无聊地坐在门口拔草,忽然,一双木屐出现在我的视野里。我激动得抬头……

“三……三日月先生,鹤丸先生没有和你们一起回来吗?”

三日月先生俯下身来,摸了摸我的头,我从他没有光彩的眼中看见了一抹哀色。

“五虎退,你先进去吧,时候不早了。”

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催促我进屋。

 

 

那天他的灵魂回来了,他并没有与我多说什么。他会如何选择,我也不知道。他曾跟我讲过,他已经对飘忽不定的生活感到厌倦了。而这里,他觉得很好。这里有他的前辈,有他的后辈有他曾经的同伴,也有陌生的面孔……比如我。我坐在庭院的樱花树前,那天我和主人一起离开后就再也没见过他。我偷偷跑回去过,也只看见了主人的背影。本丸的大家都没有再提起他,大家去手合场的频率倒是高了不少。资历较老的刀剑男士又被重新编入了队伍,新的成员也都在努力变强。

 

 

“五虎退,主人叫你去一趟锻刀房。”

来新的同伴了吗?我无精打采地挪过去,主人背对着我,一言不语。

时间应该要到了,一团花瓣爆开,金光闪烁。

眼前的画面让我感到不真实,是想念太深,出现了幻觉吗?

 

 

“哟,我是鹤丸国永。被这样突如其来的出现吓到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