糊一脸熊

这里是糊🐻 ,请多多关照
头像是我本命
偶尔发文
渣文笔,所以努力练习ing
最近在学习外语,愿望是学成后能够翻译自己超爱的文(望天

大包平是带不回来了,目标5w拿骚速剑
e4是真的无能为力了,e3正好拿来练刀。估计达成目标时一队毕业,二队小短裤们达到可以肝六图的水平,二、三队可以交替接管一队的任务去5-4寻找失踪老人。
微笑中透露出无奈.jpg

【鹤丸中心】上篇 没人看得见我吗(鹤丸视角)

第一篇鹤的文。因为很喜欢鹤的台词,所以搬了一些用。

私设有

轻微鹤虎

*扫雷*

主要角色阵亡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啊,好疼。今天伤的有点重了呢。敌方的那把胁差与打刀倒是配合的好,接连不断的攻击果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挡下。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往本丸移动,轻轻地推开门。

“那么,今天,你们又等待着怎样地惊吓呢?”

咦,奇怪,没有人吗?本丸一片死寂,一阵风刮过,窗边挂着的白纱被吹起,噗噗作响,轻飘飘地打在我的腿上。我来到内院,以往三日月盘腿吃茶的地方空空如也,连曾经放过茶杯的痕迹都看不见。我伸出一根手指,轻轻拂过,粘了一指灰。我倒挂着探头往里张望,三日月静坐在阴影里,好像没有发现我。是太专注了吗?我朝他做了个鬼脸,又挥了挥手,可他还是面无表情,一动不动。太静了,简直就像失去了生气。我竟隐约有点害怕,发生了什么事吗,为什么他一脸凝重?我想我得去见见主上。

”嘤嘤“微弱的啜泣声引起了我的注意,我闻声转过头,只见刚来本丸不久的小五虎退低着头,没被手遮住的小半张脸上淌满了泪。

“退酱,谁把你捉弄了吗?”

五虎退闻声抬起头,望着我,揉了揉眼睛,再看我一眼,“哇”的一声跑掉了。

我低下头,看着被鲜血染红的我的衣服,看来得去换身衣服啊,这身装束可不太像样,把最亲近我的退酱都吓跑了。一路上一期一振、堀川国广他们也都像三日月那样,对我视而不见听而不闻。难道,今天他们是约好了要一起捉弄我吗?我开始在脑中筛选发起这个恶作剧的人选,笑面青江吗?不,不对,他现在还在远征;鸣狐?不,也不对,他今天在种地,那么劳累,一定没有心思;那么是清光或者安定?还是不对……

当我回过神来时,我已经到了庭院的樱花树前。树下铺了一地的花瓣,是谁在捣乱,等我发现,一定要好好教训他。我俯下身来收拾散落的花瓣,忽然,一个坚硬的物体硌着了我的手,我把它上面的花瓣拨开,它露出了一小块金色。这是!我的手指才刚触上去,就有一股强大的吸力把我拖向它,我赶紧抽回手。我的脑中顿时如跑马灯一般,闪过无数画面,胸口也传来撕心裂肺的剧痛。不,这不可能!我怎么可能……

 

 

"主上,如果刀身碎裂,会是什么结果?”

”因为你们是付丧神,所以就算刀身碎裂,灵魂却还能有残缺的意识,如果把碎刀熔化重铸,游荡的灵魂会被吸引来。一旦灵魂附到新铸的刀剑上,等待审神者的召唤,就能‘重生’。”

“还是在原来的本丸吗?”

“不,这可不一定。况且,对于失去了以前那把刀身记忆的你们来说,哪里都是一个全新的本丸吧。”

“这样,那还真是舍不得呢。”

“所以,要好好活下去啊!”

 

呵,原来,在那场战斗中我就已经……我说怎么是我一个人回来,怎么大家都看不见我,怎么五虎退会被我吓跑……原来,我早就……

等等,五虎退!

“鹤丸先生,你决定了吗?”我转过身,不知何时主上和五虎退站了在我的身后,五虎退攥着主上的衣角小心翼翼地问我。

“退酱,你能看见我吗?”

“主上说,我才被召唤来,可能与你还有些相似呢。不过,我现在看鹤丸先生可比刚才模糊了呢。”五虎退说完,我又陷入了沉默。

伤脑筋呀…不回到刀身,我就是名副其实地孤魂野鬼了,想想还真有点被吓到。可是如果“重生”我又得换个主人了,明明在这里和大家相处得很好啊……

“你们先离开吧,我再考虑一下。不管我怎么决定,都让我一个人来吧。主上,还有很多历史需要被保护啊,快让大家振作起来吧。五虎退,以后我就不能陪你了,不过你还有很多兄弟吧,要快点成长起来,和哥哥们一起守护历史哟。”

行了,就这样吧。我看着他们地背影渐渐模糊,才发现泪水已浸湿了我的双眼。看来,自己还真是舍不得这个本丸啊,可当个大家都看不见摸不着的野鬼,又有什么意义呢?我是一把用于斩杀的太刀,袖手旁观可会让我无聊至死。会到哪个本丸去也无所谓了,人生如果尽是些可以预料的事,心会比身体先一步死去的吧……

我把手重新放在我的刀柄上,拉力把我拖向深渊。在我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秒,我看见主上坚定的眼神,随后,一阵金光把我淹没……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最开始窗纱吹起打到腿,倒挂金钩其实都是想说明鹤是一个飘着的状态。在本丸瞎逛是因为灵魂的移动路线是随机的,方向是樱花树下埋的刀。只有五虎退能看见鹤是因为他才被召唤来。

01 题目还没想好,抱歉

第一次在lofter上发文啊,也是第一次写文,主要是粮不够只好自给自足了。【苦笑】

题目还没有想好,本来打算写微型,码了一点之后又产生了把它扩充开来的想法。等我把大纲修改好,应该还会修改/重发这篇。(还不太会用lofter)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钥匙被插进锁孔,然后旋转两圈。

“咔哒”,门开了。从里面传来了最近铺天盖地的冰淇淋广告的声音,还有一串有人用力吸杯底饮料发出的有些刺耳的声音。

喻文州轻轻地关好门,缓缓接近露出一颗毛茸茸的脑袋的沙发。

“你回来啦。”喻文州看着那颗脑袋,手伸过去,却又在将要触摸之前收了回来。

“啊!队长你什么时候进来的,怎么没有声音啊?”那颗看上去触感很好的脑袋立刻转了过去。

“很想吃吗?”

“啊?什么?队长你…你一回来就说什么呢!”黄少天手中的杯子差点滑落。

“呵,”喻文州笑了笑“你刚才目不转睛地盯着那里,我还以为你眼馋了。”修长的手指指向屏幕。

“我…我只是开着电视,想留点声音,一个人在家有点…”黄少天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,又突然提高音量“说到冰淇淋,我现在倒是有点饿了呢。队长,队长,我们今天吃什么呀?”那双金黄的眼睛期待地看着喻文州。

 

餐桌上,黄少天一反常态,安安静静的夹菜,没有嚼到一半突然说话然后被呛住。

“怎么?今天没有玩尽兴吗?”还是平常那样温柔的语气。

黄少天攥紧了手中的筷子,支支吾吾“没有…也不是啦,我只是,只是现在有点混乱,又有点累…对了,我今天好累,队长,我…先去休息了。”然后喻文州背后传来了卧室门被关上的声音。

喻文州看着桌上几乎没动过的饭菜,皱了皱眉头。

今天早晨,喻文州问少天要不要一起去家具城逛逛,他想给书房添置新的书架。少天赖在床上,从被窝底下发出声音拒绝了他,并且打算下午出去见几个朋友。

对了,他说他下午要出去。喻文州抬起头,看向玄关置物架上的那串钥匙,陷入了思考。

 

喻文州拉开被角,躺在了少天身边。侧面传来了背对着他的那人平静的呼吸声,安静地不像话。

“少天,你今天为什么没有出去呢?”喻文州率先打破了平静。

身侧的呼吸一停,“哎,果然还是逃不过队长你的法眼啊。你怎么突然想到了这个?”

“你还记得上次你把钥匙丢了之后我们换了锁吧?”

“说起来好像是有那么一回事啊,哈哈,不过,你又是怎么推断出我没有出门的呢?”黄少天尴尬地笑了笑,翻过身来。

“因为我回来时用钥匙开了锁。如果从里面用钥匙锁门,只能通过以前的那把钥匙,并且在门外的人用新钥匙也开不了锁;同样,门从外面被锁住,在里面也无法打开”喻文州平静地说。

“什么!队长你走的时候居然锁了门!你这是诚心不想让我出去啊!啊啊啊,你是想限制我的自由吗?队长,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这么有占有欲啊!”身上的被子被手舞足蹈的某个人踢了下去。

"抱歉,平常我们都是一起出门,习惯性地在关上门之后锁了。“这个上扬的语调听起来歉意并不多。